【对话专栏】禤素莱/人生三恨

时间:2020-04-25 作者:

 

【对话专栏】禤素莱/人生三恨

张爱玲提及人生三恨:一恨鲥鱼多刺,二恨海棠无香,三恨红楼梦未完。我等凡夫俗子也有三恨,当然格调不如才女张那幺高。我的人生三恨很鸡毛蒜皮:一恨夹到手指,二恨踢到脚趾,三恨(也还是)夹到手指踢到脚趾!

或许我的手指与脚趾接收大脑信号总是慢半拍,我常常夹到手指或踢到脚趾,原在进行的动作,刹那间被硬生生截断,几秒钟的意识涣散,云里雾里地,待激痛一举袭来,人嘛不是抱着脚丫跌坐在地,就是捧着指头企图摸清楚又是哪根遭殃。其中各种雪雪呼痛,呼爹唤娘,都无法形容那痛、那恨,所谓十指连心,是百分百的硬道理。尤其在家里打赤脚的大马人,脚趾踢到桌脚椅脚床脚各种脚,根本就是寻常事,像是脚类们彼此在互绊取乐。具体说来,最常踢到的不外是小趾,按力道落个指甲断裂或趾骨碎裂的下场,其频繁程度,难免令人怀疑,这忝陪末座的小趾,其作用除了拿来不小心踢到之外,还有什幺?

中六时选修伊斯兰历史,那戴着小白帽的马来老师慈眉善目。有一回谈及伊斯兰刑法,论及赌博罪行,老师语调很愉快,说:“要禁赌其实非常容易,施加拔指甲的刑罚就可以了。活生生地,用钳子夹着拔,绝对不能一次性快速完成,而是一天拔一根,慢慢地拉,让指甲皮肉分离,分阶段拉拔下来,十根手指用上十天,保证拔完后,一辈子都不会再赌博!”像说了一段甜蜜的童话故事,老师说完就乐滋滋地把眼光投向我这异教徒,虽然我不赌博,却也马上凉了整个背脊。

除开那些削铅笔不小心削到手指,用美工刀不小心伤到手指的小意外,我第一次真正夹到手指的惨痛经历烙印在小学那道镂空的铁门上。几个同学挂在那上面,荡来荡去当秋千使用,我一不小心把手握在门轴那侧的门框,同学一荡过来,门轴这边的隙缝就逐渐紧闭,中指最长,先被卷入,那几乎是雷击的疼痛,就算立刻惨叫,不知情的同学还是继续荡过来,我的中指在我眼前直接被门轴压成一片豆腐干,抽出来时,连带一片泣血的指甲藕断丝连。

上了中学,某次搭便车回家,一男同学见我上了车,绅士地站在车旁准备帮我关车门,我正好伸手拉座位安全带,车门碰地一关,奇怪?伸出去拉安全带的手就回不来了,我用力拉,才发现车门紧紧夹住了左手小指,经我这一拉扯,疼痛撕心裂肺蔓延开来,我哀嚎着要车外那好心做坏事的笨蛋赶紧开门,释放我被夹扁了的手指,那家伙居然误会了,以为我示意车门没闭紧,即把整个身子贴上去再用力压压,这一压,那时候的我还不会飙脏话,飙的是连串斗大的泪珠啊!

摊开十指,右手那当年被夹扁也没去看医生的中指,现在顶着已经长歪了的关节;左手小指,由于受伤严重,指腹结了个萎缩性疤痕,不能受热,触感麻木,甚至连指纹也残缺不全。每次入境美国必须在触屏上按压指纹时,这个小指总让我认证失败。有次粗暴的移民厅官员还用指甲去剔那疤痕,以为剔剔就能把指纹剔清楚,痛得我几乎要反抓那官员一把。

人生三恨这就告一段落了吗?不是的。不管如何谨小慎微,这手指脚趾的大小灾难大约是相伴一生的,不然何成其三恨呢?数年前和几个朋友一起到靶场练枪,我拿了把九毫米口径手枪,对着沙丘靶子瞄准后扣动扳机,枪响过后,只觉握枪的左手手掌整个麻掉了,我以为是久未练枪,手掌承受不住后挫力,正打算揉揉,一看,由于握枪手势大意,开枪的同时,反挫的滑套往虎口挫进一个深深、圆圆的破口,血肉模糊一天坑。这是我人生迄今最厉害的三恨了。

 

围观: 939次 | 责任编辑:

延伸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