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对话专栏】禤素莱/月台边、水深处

时间:2020-04-25 作者:

 

【对话专栏】禤素莱/月台边、水深处

犹记那天我从日语学校下了课,徒步到新大久保电车站,准备乘车回家。月台上碰见一韩国男同学,一星期内就只有一堂课是跟他一起上的,不太熟悉对方,也就微笑地轻轻点头,算是打了招呼。他走过来,站到我身后,排队等车在日本是公众秩序。这韩国同学想跟我聊天,可是由于彼此日语都还没有达到流利的程度,所以说来说去,也只落得打哈哈的下场。月台广播响起来了——电车即将进站,因为危险,请不要逾越黄线……

我站在最靠前的位置,三步以外就是月台边缘。电车轰轰进站,就在这时候,那韩国同学突然从背后环抱住我,用力想把我推下月台!这一袭击,我不由自主扑向前,扑向开过来的电车,我挣扎着死劲反抗,那同学没有松开手,一旁排队的日本人惊叫起来,电车也刺耳地连续鸣笛从我们身边滑过。这千钧一发的处境,我庆幸自己没有掉落月台,韩国同学紧紧抱住我,直到电车完全停下,他才松了手,然后陪笑解释他只是在跟我开玩笑,仅仅是个恶作剧,作势而已,不是真的要推我下月台!众人侧目,有日本女子过来表达了关怀,饱受惊吓的我什幺也没听懂,只愤怒地瞪着那韩国同学。开玩笑?他在电车进站的月台边跟我开这种玩笑?我发着抖转身离开,一整学年,我再没有跟他说过半句话,他也从未曾道歉。

这不是一个好玩的恶作剧,稍有差池,就可能造成我命丧黄泉。那韩国同学有没有想过一个人挣扎的力道很可能是他无法控制的?他知不知道我的反抗很可能让我们两人都失去重心而掉下轨道,被电车碾过?这完全是个愚蠢无比的恶作剧啊!

三年后,在德国的某个冬天,我跟几个德国朋友到室内人造海滩去玩,所谓的海水,冲击着一波波人工蕴酿的浪花,海底展现的渐层色意谓着深浅度。我停留在浅色地带,知道自己不擅游泳,就先跟朋友们重复交代,不要跟我玩任何把人扔到水里的游戏,我不会游泳,我是认真的,绝对不要玩,不要害我溺毙。他们几个跳水啊潜水啊地玩得不亦乐乎,我在水浅处学青蛙在那里载浮载沉,等我意识到有个黑影在我背后悄悄出现,为时已晚,那朋友已把我抱起来,不理会我的尖叫挣扎,就用力把我抛到了水深处……

我挣扎没几下就沉入水里了,大口大口的水灌进我嘴里,鼻子因着吸进去的水激烈地刺痛,眼睛啥也看不见,我在水底慌乱地摆动四肢,前后上下都分不清,越划动越沉潜。恶作剧的人,见我久久没有浮上来,才感觉不妙,急忙跳入水里救人,过程一点也不轻松,溺水的恐慌,让我死死地抓住潜入水底救我的人,甚至把他全身上下都抓出了好几道血痕。

趴在那人工海滩吐得上气不接下气时,那男性朋友不断在我身旁道歉,说他没想到我是真的不会游泳,他只是纯粹想跟我玩一玩,恶作剧一下,直到看见我沉入水底没有上来,才相信我说的是真的。哎!我为什幺要在不会游泳这件事上说谎呢?他拿我生命来求证虚实的举动,一点也不明智啊!这朋友的恶作剧造成的影响是如此深远,摧毁了我往后想学会游泳的心愿。没顶的恐惧深入骨髓,一辈子难忘,我从此对水心生难以言说的恐惧。

月台边、水深处,绝不是个可以玩笑的地方。这两件恶作剧事件,没有丁点幽默,也不具所谓的乐趣,忽略了受害者所面对的危险,给死亡,给死神,铺好了欢迎光临的红地毯。当然,最重要的是,类似的恶作剧,许多人不会承认,那是潜意识里对小个子人类进行的霸凌。

 

围观: 268次 | 责任编辑:

延伸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