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对话专栏】禤素莱/土拨鼠的春天

时间:2020-04-25 作者:

 

【对话专栏】禤素莱/土拨鼠的春天

我在遛狗的山坡上看见一只从地洞钻出来的土拨鼠,滴溜溜的大眼睛,非常精灵的模样,在被我的两只宠物狗发现它以前,那松鼠科动物很快又躲回地洞里去了。好玩的是,它进去后似乎还往身后撒了把沙土,像在给自己的隐身处来一点掩人耳目。然而,稍稍飞扬的尘沙反而暴露了它的所在,立刻就引起我那两只棉花犬瞩目,它们快速冲到土拨鼠地洞前,急躁地这里嗅嗅,那里扒扒。地洞太小,两只小东西自然没办法尾随土拨鼠钻入,不管我怎幺呼喝以及拉扯牵绳,它们对这新朋友大感好奇,硬是不肯离开。

我也是第一次碰见传说里的土拨鼠。每年二月二日,不知所以的土拨鼠从冬眠里醒过来,它从穴栖的地洞,先悄悄探个头,再慢慢伸个懒腰,睡眼惺忪朝四周瞄瞄,冬阳将土拨鼠自身的影子投到地上,那刚睡醒的笨蛋,却猛然被自己影子唬住,见地上乌漆漆一团黑,以为阴霾的冬天还没过去,自己怕是醒早了,还是赶紧掉转身溜回地洞,继续睡大觉去吧!土拨鼠这一睡,躲着偷窥的人们,就此哀叹春天将迟到长达六星期之久。反之,若果冬眠结束的土拨鼠,二月二的苏醒落在乌云密布的天气,地上没有太阳投射的影子,没有那片吓人的乌黑,迷糊的它居然就径自舒坦,认定冬天就要结束,因而不再回到地里继续冬眠。围观的人们于是兴奋地从各种隐身处跳出来雀跃欢呼,不继续冬眠的土拨鼠,意味着提早到来的春天!

美国每年二月二日土拨鼠预报时令的习俗,源自德国移民百多年来的传统,只不过德国的刺猬变成了美国的土拨鼠。我想参加这“土拨鼠日”的仪式想了好些年,却一次都没有成行。而路遇土拨鼠这一天,已是人间四月天,代表春天到来的春分之日,早已过了将近两个礼拜,平白错失了让这只土拨鼠独独给我预报时令的机缘。

此地乡村俱乐部管理层对外宣称,他们的高尔夫球场大约是最多土拨鼠出没的地方,那幺宽广滋润、生机蓬勃的球场啊!土拨鼠们在那里大肆繁殖,努力挖掘四通八达的地堡,造成无数小规模地陷,破坏草皮——哎这还是沙漠高原辛苦栽植出来的草皮啊!更别提土拨鼠挖出来的坑坑洞洞,给球员们带来多少踩空受伤的潜伏危险。因此,俱乐部打着生态平衡的旗子,准备耗上四年请来成群猫头鹰制衡。今年春天,报完天气的土拨鼠们即将大难临头,可以肯定的是,许多土拨鼠将不幸成为猫头鹰的盘中餐。

可是土拨鼠啊!以后你再报不报时令其实都无关紧要了,这些年来的环境变化,已经不是你近两百年来所熟悉的样子,它完全难以预测,以至于让你几乎信用破产。春天就算回来了,属于冬天的皓雪还是会下在春暖花开的人世间;若说春天还遥遥无期,原该寒冷的冬天却经常亮个艳阳天,把冬眠的你,以及这山上的熊,还有其它沉睡的动物,在冬天就全都给热醒。

每天遛狗的路上,我还是经常远远地就看见春忙的土拨鼠,一整个家族呢,在地上此起彼落地闪烁。随着春天融化了冬天山上的积雪,加上连日暴雨的肆虐,来势汹汹、四处窜流的大小土石流,毁坏了许多山坡上的小径。今天雨停后,我去探访土拨鼠的地盘,踩了两脚沉甸甸的污泥抵达后,却惊见土拨鼠的家土崩瓦解,地洞不见了,地势凹陷处,土拨鼠毫无踪迹,它们淹死在地里了吗?

不久的将来,土拨鼠宣告的春天,或许也就是个寂静的春天。

 

围观: 334次 | 责任编辑:

延伸阅读